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淫魔满心
淫魔满心
下午三时半,某学校的放学时间到了,一对小情侣肩并肩地离去,四条腿刚踏出校门,他们便急不及待的手拖着手
  这少女的名字叫刘思思,十八岁,样貌清纯漂亮,身材标緻,三围数字为三十五、廿二、三十四,令认识她的每一个男生都垂涎不已。她身边的男伴名黄大文,与思思同年同班,样子也可以吧,胜在成绩好,又擅于讨少女欢心,终于击败群男,四个月前开始跟思思成为情侣,每天放学后便拍拖。
  今天下午,思思家里无人,所以他们放学后便来到她的家,而大文更带来了一片三级光碟,準备跟思思渡过一个激情的二人世界。
  来到思思的家后,他们首先聊聊天,喝喝汽水。然后大文把光碟放进光碟播放,电影内容在开始时尚算普通,大文也很规矩,手臂只是搭在思思的肩上,这行为在平时出街拍拖时也有做,所以思思也没有抗拒。
  逐渐地,电视萤幕的镜头变得淫邪,思思觉得有点尴尬,但其实她对性事早已充满好奇,只因自己是个女儿家,不好意思去买这种片子,现在正好藉此机会去认识一下。
  大文看着思思绯红的两颊,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。他鼓起勇气,向思思索吻,思思不置可否,大文得到佳人默许后,从她的两颊开始吻起,然后吻到耳珠及粉颈。他吻得思思很舒服,但舒服当中,又夹杂着一阵阵触电般趐麻的感觉,使她不顾廉耻地低声呻吟起来,双手也情不自禁地拥抱着大文的颈。
  意乱情迷的思思,感到私处开始有分泌液涌出,而大文灼热的手也开始向下移,掀起她雪白的校裙,在少女的两条丰盈大腿上尽情抚弄。细嫩的肌肤,被温柔的手一下下地抚摸着,每一下轻抚都令思思激起一阵颤慄。
  大文看到思思顺如羔羊的依偎在他怀里,知道可以更进一步,一双放肆的手毫不客气地摸向她敏感的玉腿内侧。自玉腿上传来阵阵麻痒难耐的快感,使思思不想挣扎,并任凭对方在自己纯洁白嫩的肉体上爱抚着。
  既美丽又清纯的美少女,虽觉娇羞但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,心里期待着欲仙欲死的感觉,眼中虽然有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,却又乖乖的躺着,任由对方轻薄。从肌肤微渗出来的香汗,其气味刺激着慾望高涨的发情青年,他感觉到怀中少女在微微颤慄,自己也不禁血脉贲张,心想思思实在是一位难得的美丽处女,今天一定要好好疼惜她,并让她尝尝性交的欢愉。
  大文抱起思思进入她的睡房,幻想思思就是自己的新娘子,而现在正是春宵破瓜的一刻。思思并没想到大文会有佔有她的念头,只是单纯地期望着跟心仪的情郎有更进一步的亲近,所以在大文抱她进房时,不单没有反抗,而且双手还顺从地缠着他的颈。
  入了房后,大文温柔地把思思放在床上,让她仰躺着,他自己则坐在床的边缘,把手伸思思的校服裙里,但这一次,他直接了当的进袭少女的私处,在大腿的尽头,手指从内裤边缘入侵,在思思的阴部狠劲的摸了一把,令她不禁大叫了一声,只感到在那温热的阴部,有一只好色的手顺着小腹滑过她的阴毛,又滑过尿道口,直抚上她的阴唇,一股激流从思思那已见湿润的娇嫩阴部传遍了她的全身,那美丽的娇躯禁不住抖动了一下,绯红的脸庞泛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红晕。
  她感到自己那娇嫩的阴部被几只手指大胆的触摸着,随后竟插进了自己那微张的阴道里,还在那里轻摸起来。
  思思看到大文火辣辣的双眼正注视着自己,同时校服裙后面的拉链正被缓缓拉下,束腰的腰带早给解去。她想大文快点把自己的衣服脱下,但处女的矜持使她无法助对方一把,只好扭动着身体,以方便大文笨拙的脱衣手法。在双方互相配合下,校服裙终被脱下,虽然思思身上还有一件旧得发黄的蕾丝内衣裙,但这内衣裙却比校服裙容易搞定。大文把内衣裙的吊带从肩膊向两边拨下,整件衣裙便很容易的从思思的下身褪出来。
  春情蕩漾的思思,身上只穿了胸围、内裤和脚上的一对小白袜,躺在床上任由男朋友看着,她双手象徵式掩护着胸前高耸的乳房和下面未经人道的处女地,心里却想对方把身上最后的几片薄布也清除掉。
  大文也非蠢人,他当然不会就此停手。他拿起思思的脚闆,把她的小袜子脱下,顺手摸了她的小腿一下,那真是不可多得的小腿,软滑又没有赘肉,他也轻扫着思思的脚底,使她娇羞地把身躯扭动了两下。
  然后大文的手从思思美丽的小腿一点点抚摸着向上移动,过程中不忘揉捏着少女的肌肤,热唇也在发热的小腿和大腿上尽情的亲吻着、轻舔着,来到大腿尽头后,手指从内裤裤头潜入,白色内裤给小心的褪下,给软软黑亮阴毛覆盖着的处女阴部,首次完全裸露在别人面前。
  『好羞啊,不要看……』思思假装害羞,转过身去,表面上是不让人家看到自己的私处,其实是故意以背脊向着大文,暴露出胸围后面的扣子。大文也顺理成章地解开扣子,然后把思思翻过身来,从前方把少女的最后一度防线清除。
  面对全裸的青春美少女,就算是柳下惠也按捺不住,何况是十几岁处于发情期的青年?大文管不了三七二十一,迫不及待的爬在思思身上,她已成口中的天鹅肉,大文也不顾得了什幺风度和温柔,双手粗鲁的揉捏着思思粉红又鲜嫩的乳头,搞得她欢呼狂叫起来。
  大文也慾火大炽,于是把自己的校服裤和内裤脱下,悄悄露出勃起的阳具,準备把心爱的女朋友佔有。只是他欠缺性交经验,阳具在阴道口徘徊良久,乱刺了几下都没有进入目的地。
  大文乾脆把阳具压在思思阴道口,以阳具摩擦着她的私处。本来陶醉于浪漫**的思思,陡地警觉起来,她感到私处给热辣辣的肉棒挤压着。
  (不好!)为保贞操,本来趐麻的四肢,突然充满力气,在对还没进一步行动前,思思想把大文推开,但大文哪会让到手的鸭子飞走?他抓住思思的手,身体更加紧紧的把思思压着。
  『阿文,不要,快停止。』看到对方并无退让的意思,思思开始害怕起来。
  『思思,你给我吧。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』大文双目已被慾火烧得通红。
  『不,我们还年青,不可以做这种事情的。这种事……你不觉得应该留在结婚当晚才做吗?』『你将来不是打算嫁给我的吗?那早一点给我又有什幺关係?来,乖乖地听话,我会很温柔的。』思思的确早把芳心许给大文,也期望着将来跟他组织一个小家庭,可是她从没打算过这幺早便跟大文发生性关係。虽然她容易动情又贪玩,但对于贞操,她倒是万二分的保守,她一定要把初保留到结婚的当晚。婚前性行为?她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名词。
  大文却没有这幺多的考虑,眼前最重要的,就是发洩性慾,跟自己心爱的女生爽一爽。他见思思抵死不从,便想来个霸王硬上弓。
  思思虽然没法把大文推开,但由于她下身不停的动,所以双方的性器官虽然多次接触,大文却一直无法如愿插入。
  两人都消耗了不少力气,思思担心久守必失,于是再次尝试说服大文。
  『阿文,求求你停手吧。』思思以近乎恳求的语气道。
  『不,我一定要得到,现在就要得到,求你给我吧。』大文硬决的程度,不下于思思。
  『你再这样横蛮无理,我就要喊救命了!』『不要唬烂了,你家里没人,跟邻居又隔了几道墙,谁会听到你的喊声?』大文自以为清楚了解对方的虚实,满怀信心地说道。
  话犹未了,睡房外忽然传来开门声,原来思思的姐姐下班回来,这正好成为思思的大海明灯。
  『等一等……看!我姐姐回来了。如果你现在放手,我们就当没事发生过,否则我大喊强姦,她一定会把你抓去见警察的。』大文心知不妙,不敢再向思思进迫,但他也没有轻易放弃,仍然捉住思思的手,静听外出的动静。
  只听到门外一些细碎的脚步声,然后是邻房的关门声。
  『还不放开我?你还是趁我姐姐入了睡房时,快快离去吧。』思思见大文开始犹疑,于是加紧催促。
  大文心有不甘,难道到嘴的天鹅肉也要吐出来?可惜眼前形势,的确对他不利,他最终还是放开了思思,但却不捨得就这样离开,只是呆坐在床边。
  虽然大文似乎是放弃了,但思思见他还没离去之意,生怕他改变主意,到时又或会节外生枝,心想不如先避避风头,便随手在床头拿起一件睡袍,匆匆的套在身上,然后走出屋外。
  大文正想起身来追,才发现裤子没穿好,连忙把裤头抽起。当他穿好裤子追出屋外时,已经失了思思的影蹤,他在附近的走廊来走了两遍,都没找到思思。
  (大概是乘电梯下楼去了吧?)看来今天的计划是要泡汤了,他失望地返回思思家里,取回书包和那片三级光碟。
  却见有另一个女性使用的手提袋压着自己的书包,这一定是思思的姐姐回来后,把她的手提袋放在书包上。
  (死八婆!破坏我好事!)大文不禁暗骂起来,他伸手进裤子里,抚摸着慾火未洩的老二,想起刚才淫邪的情景,阴茎又不禁勃起,好想找个女孩来发洩兽慾……(有了!)他灵机一触,想起思思的姐姐思慧也是美女一名,才二十出头,大学刚毕业,待字闺中,应该还是处女一名。论青春,虽然不及她的妹妹,但肯定别有一番成熟滋味。
  (既然她破坏了我的好事,那就让她给我发洩一下,当做补偿,这也理所当然……)在歪理和一度被煞住了的慾火怂恿下,大文把心一横,决定对女友的姐姐施以毒手。
  思慧回来后便进入睡房,而刚才大文在屋中出出入入时,也没有碰到她,那她大概是在睡觉吧。
  他行近思慧睡房门口,由于是在自家屋里,所以思慧疏于防範,在睡觉时也没有把房门锁上,结果今天就便宜了黄大文这名採花淫贼。
  他轻轻的推门入内,看到熟睡的白领丽人正躺在床上。原来思慧回来后,连衣服也没更换便倒在床上大睡,身上还穿着上班的洋装。
  大文喜出望外,快步上前,怎知脚步声把思慧吵醒,她张眼看时,见到房内有一名男子,正想大声呼叫,大文却比她快一步,他眼尾留意到床头化妆桌上的小剪刀,便把剪刀抢在手里,以刀尖抵着思慧的粉颈。
  『°°』来到唇边的字,在冰冷刀尖威胁下,给硬生生的吞回肚里。
  『乖乖的让我爽一下,我就不会伤害你,否则有你好看!』对方的意图明显不过,思慧不甘就此被人污辱,但『贞操诚可贵、生命价更高』,她虽然万分不愿意,也只能任人鱼肉。
  吸收了上次失败的经验,大文这一次不再搞什幺花款,他要争取在思思下一个家人回来前把思慧搞定。虽然只有一只手空出来,但已足够把自己的老二拿出来。不过要脱去思慧的下裳,还是有一定的困难,他改变策略,伸手进思慧的短裙里,想把她的袜裤和内裤脱下,虽然思慧没有挣扎,但大文依然没有成功。
 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文开始有点心急了,终于也顾不得斯文,他恐吓思慧把双脚大大的张开,又掀起她的裙子。大文看到白色丝袜包裹着的粉红色内裤,两眼放光,连口水也流了出来。他用剪刀把袜裤在大腿根的部分剪个稀巴烂,又把思慧的内裤剪成几片碎布,匆忙中,思慧的阴毛也给剪去一部分,跌落在她的阴道口。
  暴露了的阴户,令思慧感到下体一阵凉意,她知道自己的私处已给人看到,但却不敢乱动,因为剪刀还在大腿尽头附近,她生怕给刺伤,只好努力地把双腿维持在张开的状态。
  在思慧那见不得人的姿势『配合』和自己手指的引导下,大文终于成功把硬的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。
  『呜……』终于都没能逃过被姦的厄运,乾涩的狭窄阴道又惨遭粗大阳具骤然闯入,心理和生理的伤痛令思慧饮泣起来。
  而大文则凭着一鼓蛮力,用阴茎在思慧体内猛地抽送,被阴茎带进阴道的阴毛,也随着抽送动作而摩擦着阴道内壁的敏感嫩肉,令思慧更加痛不欲生,可幸的是,这次性交也是大文的第一次,他缺乏经验,不懂慢火煎鱼的道理,狂插了阴道十来下后,便一洩如注,在思慧的阴道里射出温暖的液体。
  阴茎的肌肉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挤搾出来后,大文才满足地离开床上的猎物,他把沾满滑液的阴茎在思慧的短裙上抹乾净后,才施施然穿回裤子离去。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