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初次射精
初次射精
我的第一次射精是在我姐姐的身上
  我性启蒙的经历可能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,小学阶段就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,我和姐姐睡在了一个屋子里。不但经常可以看见她脱衣服、换衣服,还因为我良好的表现,得以和她睡在一起。关于这件事,另一篇里已经写过了,不再赘述。今天讲一下我的青春期初期和姐姐青春期后期碰撞出来的火花。
  那时候的我算是刚开始发育阶段,姐姐已经是成熟的大姑娘了,甚至在我们当地农村的一些家庭,她这个年级都有生孩子的了。亲戚家的女孩子大都十几岁就不再上学,要么打工,要么就在家等几年就嫁出去了。我爸爸妈妈坚持让我姐上学,所以我的青春期一开始就赶上了姐姐的成熟期。
  之前讲过的,我和姐姐睡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,后来我的鸡巴发育起来,龟头第一次漏出来的场景也被她见证了整个过程。这些事详见我之前写的那个“姐姐和妈妈见证了我龟头的重生”,那个算是今天讲的事情的铺垫吧,建议先看一下那一篇再来看这个。
  自从那次“龟头重生”事件以后,好多天晚上我不再和姐姐一起睡,一方面原因是她白天总是有事没事就拿那件事嘲笑我,还有一方面是我发现龟头漏出来以后变得更敏感了,之前包在里面的时候,我骑着姐姐大腿挤压它会有舒服感,现在包皮可以轻易翻开了,稍微碰一下就感觉酥酥痒痒了。我还没有适应这种感觉。
  但是终究还是抵挡不了姐姐的诱惑。她把之前在老家衣橱上的镜子装在了新房卧室的门后面。有时候晚上洗澡以后她就会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身体,双手托着D罩杯的胸上下颠那么几下。她的内衣裤洗完以后晾在窗户护栏上,有一次被风刮到楼下,她使唤我下去给她捡。
  我拿着姐姐的内衣裤往回走,这时被一个长相丑陋,脑袋发育不完全的傻逼同学看到了。这沙雕本来就没人喜欢他,他还整体调戏我们班花,搞得附近的几个班都没有人和他亲近。这沙雕二货回到学校就四处宣扬,说他看见我在小区里偷女生内裤。有人来向我告状,说他背后说我坏话。我找到他,他看见我走近,马上就用一种之前别人看他的眼神来看我。好像在嘲笑,又像是洋洋得意的样子。
  我当着他的面,和在场的同学说,我是拿女生内裤了,但是那是我姐姐的,被风吹跑,让我给捡回去。这二货在一边唏嘘哎呀,还咯咯地笑,活脱一个傻逼模样说:“谁信呀,你就是偷的,我都看见了。你在人家的窗户上拿走的。”听他这么说,我火气一下就起来了,轮起来胳膊就和她打了。
  后来这事就被老师告知了双方家长,老师只知道我们打假,关于打架原因老师问了几个同学,好像没有人说出来。回家以后,我以为会面临爸爸妈妈的指责,没想到我妈没提这事,吃过晚饭爸爸才说:“我也不问你为什么打架,我知道肯定不是你的错,我家孩子,我比谁都了解。”妈妈在一边也说:“就是的,他一家人都不讲道理,就当他是个野狗,以后你离他远点就是了。”
  我没想到第一次在学校打架,就这么被他们原谅了。我竟然觉得打架这事让我得到的幸福感远比它带来的消极情绪要多。
  回到房间,姐姐凑过来了。因为她肯定猜到了这件事的原因。当天我拿着内衣裤回来的时候,我就跟她说了,有个沙雕同学看到我了。当时没放心上,跟姐姐随便提了一句。姐姐觉得这件事,她也有一部分原因吧,虽然没说什么,我能感觉到她挺不舒服的。
  当天晚上,就恢复了之前睡觉的模式。我又开始偷听隔壁的啪啪过程,然后抱着姐姐睡一夜。
  因为这时的我已经不同以往了,毕竟龟头都“重生”了,晚上再骑在姐姐大腿的时候,稍微磨蹭,包皮就会退下来,漏出敏感的龟头,我怕刺激不敢太用力挤压。手再摸姐姐的胸部的时候,勃起的鸡巴自己也会漏出来完整的龟头了。姐姐掀开被子观察它几次。我也一起看,整条细长的鸡巴硬挺挺地贴着姐姐光滑的大腿。
  每天晚上都会如此。隔壁爸爸妈妈做爱的时候,我会去听一会门缝再来和姐姐讲。他们不做爱,我也可以直接上姐姐的床了。
  忘记了是几月份,只记得外面没有蝉声,但是睡觉也不用盖厚被子。那天晚上我和姐姐一如既往睡在一起,我一贯是全裸的,姐姐习惯穿一条洗的发白的松垮内裤睡觉。那天晚上半夜我感觉要尿尿,半醒之间感觉鸡巴传来异样的感觉,微微睁开眼睛,我看见姐姐正握着它,慢慢轻柔地按摩一样。她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胯下扣摸着,她的内裤也不见了。姐姐稀疏的阴毛并不比我多很多,在她手旁边漏出来几根。
  我难以控制地一下一下地收紧肛门,鸡巴也随着跳动。姐姐好像是没有感觉,还是在专心摸着自己,鼻子里的气息很粗。我这样坚持了几分钟,感觉快要憋不住尿意了,我轻声喊了她一声:“姐姐?我去尿尿。”姐姐平静地“哦”了一声,说:“等下我也要去”。我起身下了床,跑进厕所瞬间就放空了肿胀的膀胱。
  我出来的时候,姐姐披着一件外套正在门口等着。外套里面还是刚才的样子,全裸。我先回到房间,突然不知道该回自己床上还是继续睡姐姐的床,姐姐从我身后推了一下,问我:“怎么站着不动?”我无言以答,她坐在床上,看我有点窘迫的样子,又开口问我:“你还想过来睡不?”我想了想刚才姐姐摸着的时候,鸡巴瞬间感应到,开始一跳一跳地硬起来,几秒钟,一共跳了也就四五下,就从耷拉着到翘起头了。我:“想”然后又睡到了一起,我还是把鸡巴贴在姐姐大腿上。她等我摆好姿势,双手扶住了她的大白兔。她把身子侧了过来,像我一样,把我的大腿夹在了她的那里。变成了我平躺着,一条腿被她夹住,鸡巴也在她手里一跳一跳。我知道大腿部位就是小伙伴们经常讨论的“女人的B”,几年前我和妈妈睡在一起的时候,我用脚趾试探过。妈妈的那里像泥潭,和爸爸做爱以后又像水沟。现在我的很想伸手去试探一下,是不是姐姐的那里也像泥潭,像水沟。可是那天晚上我终于也没有伸出手去。
  姐姐用手给我鸡巴做按摩的情形间隔很多天才会有一次,频率大概两周以上才会做一次。平时也还是老样子。
  后来姐姐去了一个女同学家住了几天,她同学家有一个很厉害的亲戚老师帮忙辅导高考。我姐和她是算是闺蜜,被叫去陪着一起学习。其实姐姐的成绩用不到这样的辅导了,只要她发挥正常就可以很轻松考进我们当地的大学。因为爸爸妈妈早就和她约定了,大学只能在本地。姐姐本来也是很恋家的人,所以她去不去补课无所谓。她在同学家里过了一周,回来的那天晚上,她再次一边帮我按摩鸡巴,一边按摩自己的私处。我有心想帮她按摩,可是一直没好意思说。
  这样的日子断断续续,因为我们都面临着升学。妈妈每天看着我们学习,然后定时睡觉。姐姐高考的压力到时不如我升初中的压力大。姐姐成绩好,妈妈就把精力都用在了我的身上。在妈妈的“压迫”下,我每天作息相当有规律。
 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。我们县城前两年开了好几家私立中学,传闻他们的教学质量那是相当给力。比公立学校强了好多倍,这一年几个学校为了抢夺好的生源,都把各自的招生考试日期往前挪。那个年代,教育局也没有规定说不许这么招生,结果这几个学校就想着法的抢学生。
  距离往年的考试日期还有一个多月,这几个学校就开始自主招生了。我也随着他们一起来来回回跑了几家学校,做了几套试卷。每次出来,妈妈问我考的怎么样,我都一脸茫然。根本不记得刚才做了些啥。妈妈看我那个样子,基本就没报什么希望了。回家等了没有两天,收到了两家学校打来的电话,都被录取了,而且都是尖子班。妈妈简直喜大普奔啊。笑开了花,她自作主张帮我选了离家近的一个做了答复。
  我终于可以撒欢了,上课也可以不听讲了,我们班住了我还有俩被录取的,有一个直接不来学校了。
  妈妈不再过问我,姐姐更不用她担心,我和姐姐也开始了每天的日常。
  时间很快,姐姐高考完,顺利接到了通知书。爸爸休假,带我们一家出去玩了几天。
  转眼到了秋天。我进入初中,姐姐去了市区。姐姐在大学里更随便,本地的学生很多也是住在学校。姐姐也有宿舍,但是周末没有课,会回来住两天。我的房间还是保留着原来的样子。
  我的初中不远不近,爸爸建议我也去住校,这样妈妈就不用每天在家照顾我了,可以做点别的事是。
  我想姐姐都不在家了,我自己住在哪都一样。和同学住一起也挺有意思。每个周末我和姐姐会同事回到家住两天。初中的时候,外面开始出现了比游戏厅更吸引人的场所,网吧。我是没有去过的,也不知道网吧哪里好玩。就是每天都在等着周末回去和姐姐共眠的时光。
  姐姐晚上摸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胆,有时候我刚一躺下她就会抓着。有一天她捏着我的鸡巴说:“还真是不太一样呢”。我有些好奇她说这话的意思,问她说的啥。她支支吾吾没说什么。后来我才从姐姐同学哪里得知,那一阶段她在学校谈了个男朋友,应该是也见了他的鸡巴了。
  这一年的入冬时节,我们都穿起了秋衣秋裤的时候。我终于迎来了蜕变的机会。
  我平时住宿舍,听他们跑出去上网的说,网吧里有几台机器里面有老板藏的三级片,还有那种一级片。他们说一级片能看见很多三级片里没有的东西,女人会张开腿,扒开那里给你看。他看过一个,女人把逼都扒开了,用东西撑着给人看里面的情形。
  我们几个舍友躺在床上,都把手伸在下面捣鼓着。久久不能入睡。周末回到家,再和姐姐睡在一起,我越发想看看她的逼是什么样子。是不是同学说的那个样子。
  这天半夜,我实在抵挡不住好奇心的诱惑。轻手轻脚掀开被子想去看姐姐的下面。天冷以后,屋子里虽然有暖气她睡觉还是穿了睡裤,直接看是不能得手的。我觉得,如果我轻一些给她脱下来,应该不会被察觉的。就算察觉到,应该也不会生气。
  说干就干,我把手伸进姐姐腰间的睡裤里,慢慢向下用力,姐姐屁股实在太大,整个裤子被压得结实,奈何怎么用力都脱不下。我正打算放弃,姐姐屁股突然离开床板抬高了起来。她自己伸手把睡裤退到了大腿下面。我去看姐姐的脸,她还是呼吸匀称的睡着,没有醒来的迹象。我回想起自己有时候穿着衣服睡,醒来后却发现裤子被脱了,应该是梦里自己脱的。姐姐说不定就是这个情况。
  我拉着姐姐裤子往下一拉,轻轻松松脱了下来。里面是肉色内裤,内裤里面有一下快白色护垫,我知道她应该是月经最后一两天了。我想看的是逼,还要继续脱才行,当我脱内裤的时候,姐姐又翘起了屁股,让我一下就把它脱了下来。
  我靠近姐姐的那里观察,借着外面传进来的微弱的光,毛发不算浓密,只有一小撮在上面趴着。下面是一条缝。看不清颜色,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说的粉色还是黑的。伸手扒开一点,想看洞口在哪,姐姐双腿自行敞开了,下面的缝隙也随着打开。我看到了下面有模模糊糊的洞口,但是不确定。就这么观察了几分钟。姐姐伸手拉上了被子,把我也盖在了里面。说了句:“睡觉!”
  我意识到,姐姐可能一直都是醒着的。反而不觉得害怕了,我靠近她问:“姐,那是逼吗?”姐姐轻轻答应了一下:“嗯。”
  我:“我什么时候能日逼”姐姐:“长大了……就行吧”
  我:“我同学说他都日过了”姐姐:“你别管他们,你还没长大。”
  我:“哦,……我能日你的吗”
  姐姐:“不能!”
  我:“能再给看一会吗?”
  姐姐:“别看了,冷。等你长大就知道了”
  我想继续和她纠缠,姐姐没再出声音。像是睡着了。我又伸手去摸姐姐的那里,抓到了一手的毛发,没有发现洞洞在哪。我正乱抓的时候,姐姐拉着我的手往下塞在她的大腿根,然后挤住不再让我乱摸。我感觉手指附近一片泥泞。我确定这就是我想找的地方了,强拧着把手抽出来。重新去找到它,伸出一根手指插了进去,湿湿滑滑的很热。姐姐也不再说我,随着我手指的动作,她屁股也上下动作。流出来的水越来越多,我靠近它想接着微光看清楚那里的构造。
  姐姐这时坐了起来,我看着她面无表情地拿被子遮住了自己上半身,让我躺下,用被子盖住了我上半身和脸部。然后听见她下了床,我把脸伸出被子看她去拿了睡衣披在身上,又回到了床前。和我对视了一秒,然后上床坐了上来。直接用她的阴部压在我的鸡巴上。鸡巴硬挺挺朝上翘着,被姐姐压在我的小肚子上,姐姐湿滑的私处整体贴在鸡巴下部上下摩擦。我用力想坐起来看看下面的风光,姐姐明显不想我这么做,她重新把被子盖住了我的脸。
  我把精力集中在鸡巴上,努力去感觉压在上面的东西是个什么形状,耳边是姐姐轻声的呻吟,看了好几年爸爸妈妈做爱的场景,我知道这样在外面摩擦不算是做爱的。我想往下一点,说不定就能插进姐姐的里面了。我往下挪动了一下身体,姐姐停了一下,她也随着我挪动了一下。然后她用手抓着鸡巴,重新贴在她的下面,还是这么上下摩擦。
  继续着她的动作,我突然莫名产生一股要尿尿的感觉,还没来得及警告姐姐,我感觉它已经出来了。
  我拉开被子,看见我的肚子上一片亮晶晶的精液,姐姐也看到了,她下床去拿了纸回来给我擦拭。我躺着不知该不该伸手帮她情理一下。
  清理干净后,鸡巴还是硬挺挺的没有丝毫疲软。贴着肚皮翘着,随着脉搏跳动着。姐姐坐在床边,抓着它仔细观察。我觉得这会画面很熟悉,每次妈妈也都是这样看爸爸的,不只是看,还会含在嘴里吃一会。每次我偷看偷听完爸爸妈妈做爱回来给姐姐讲,都会添油加醋地说妈妈是怎么舔的,甚至吸的声音是怎么样我都会表演出来。
  我正在想姐姐是不是也想吃它的时候,姐姐真的俯下身,闻了一下。又看了我一眼,见我也在看她,又俯下身去闻了一下,应该是感觉还可以吧,她伸舌头在马眼的位置舔了一下。我没什么感觉,但是心里相当兴奋,期待她能一口含进去。可是姐姐砸吧了一下滋味后,直接躺下了。
  整个过程也就半个多小时吧。我感觉头顶有一层细细的汗珠。我摸索着想再去摸姐姐的下面,这次不用她引导,直接就能找到洞口的位置了。伸出一根手指想插进去,姐姐拉住把我的手掌盖住她下面。我看到她一只手正在揉捏着胸部,一个大白兔在我眼前变化的形状,我另一只手握住旁边的那个,之前摸它都是重点放在乳头位置,姐姐又抓着我的手教我怎么揉搓整个胸部。
  我学的很快,只要一下我就学会了揉捏的要领。半侧半趴在姐姐身边,一只手盖着阴部摩擦,一只手捏着胸部。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,姐姐按住我放在阴部的手,全身抖动了一阵吗,然后搂紧了我。我不得自由,由她大腿压着我,没一会也沉沉睡去。这就是我的第一次,只是没有真正的入身而已。
  另外的故事也都以单篇的形式发了出来。应该都知道怎么看吧。希望多多支持,如果喜欢的朋友多,还会有很多很多故事等着和大家分享。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