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第一次射精
第一次射精
每个人对自己的初吻和第一次做爱,都会记忆犹新吧。我的第一次,一直都理不清到底那次才算是真的第一次。第一次插入女人的那里,是和老婆。但是第一次在女人身上射出来却不是她。在讲和老婆的第一次做爱之前,今天先交代一下我的第一次射精,相信应该也会让不少人“刮目相看”的
  这事说起来可能很多人会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我的第一次射精,是在姐姐的身上,亲生姐姐,比我大7岁。
  从那年起,就被妈妈赶下了她的床,因为我总是在晚上打扰她做爱的进程。一般孩子睡觉都很难被吵醒,我睡觉很轻,有点动静都会爬起来。每次妈妈的呻吟声大一点,回头就会看见坐在一边观战的我。有时候她忍住不出声,我也会被咕叽咕叽的水声吵醒。
  我记事很早,看到妈妈趴在爸爸身下舔弄的样子,现在还记得。妈妈属于我们老家典型的美女,身高170左右,比爸爸还高那么一点,胸很大奶头也大,皮肤很白,腿也修长性感。我就遗传了妈妈身上的优点,个子高皮肤也白,毛发也非常旺盛。姐姐遗传了爸爸,皮肤没有那么白,几乎看不见身上的汗毛,腋下和阴部毛发都只有一小撮。
  爸爸的时间很规律,除了周末在家,中间周三晚饭会回来吃,晚上做爱,第二天一早就走。每次周三晚上我都能看见爸爸黝黑光亮的硕大蘑菇头,在妈妈嘴里进进出出。每次含进去,整个嘴巴都被撑开了,吐出来的时候还会拉一条透亮的粘液,在嘴唇和蘑菇头直接滴里搭拉。
  刚开始妈妈发现我醒了,一般会先把我哄睡再继续做爱。可能后来后来实在是我醒的太频繁,有时候她就不理我。如果碰巧在她高潮的阶段,直接就无视我了,她高潮过后,擦拭干净再回来搂着我睡,这时候的她都是直接光着睡了,毛毛蹭在我的腿和脚上,毛茸茸很舒服。我喜欢用脚去触碰它,当个玩具一样。
  那年夏天,我开始上学。妈妈说上了学就是大孩子了,要自己睡觉了。我很不情愿,爸爸给我买了我垂涎很久的手枪玩具作为交换筹码,还给我养的小鸟做了个新的鸟笼,我才勉强答应了这件事。可是家里房间少,父母卧室太小了,小得已经摆不开一张能容纳我的小床了,只能搬到姐姐屋里去睡。姐姐那年刚升上了初中,一般她下晚自习的时间回到家我都睡了,她也没提意见。
  姐姐房间大很多,中间是大衣橱隔开,她的床在衣橱和后墙之间,衣橱外面放我的床。房间布局平面就是一个和巨“字一样,中间是大衣橱,衣橱侧面挂着姐姐梳妆镜。旁边是过道。
  开始的几天虽然会想念妈妈的床,但是我有了新玩具,睡前把玩一会还是可以坚持的。一周之后新鲜劲过去了,我开始想要回去睡。妈妈坚持不同意,在我多次哭闹以后,妈妈妥协,但是和我约好,在学校表现好的话,可以跟她睡一晚上。
  后来的半年,每个周末会和妈妈睡一两晚,毕竟她也不是每天都在做爱。妈妈不做爱,睡觉的时候就不会脱光了,只穿了一个内裤,我也碰不到想玩的毛毛,但是我也很满足与可以摸着妈妈的乳房入睡了。
  寒假的一个月,姐姐去了别的城市亲戚家,过年的时候给我带回了很多礼物。
  过完年不久的某一天爸爸接到临时出差驻守的任务,每周末有车送回来,只能在家逗留一天。
  我认为爸爸不在家,我就能天天和妈妈睡了,可是妈妈没有答应我这个提议。还是坚持周末才能去睡一晚上。
  某天晚上我伸着脚去碰妈妈的毛毛,发现妈妈是光着的,我用脚拨弄着毛茸茸的森林,正玩得不亦乐乎,妈妈顺势把我的脚挤在了毛毛里面,凶了我一句,让我不要乱动老实睡觉。我哪里肯听,想把脚抽离。动的过程中,我感到脚趾湿了,好像踩到了坭坑里,我用脚趾扣扣索索的时候,妈妈又凶了我一句,我就老老实实睡了。
  后来爸爸的单位临时改了主意,让驻守在那的爸爸和同事长期在那边了,也不能每周回家了,每个月回家一次,能在家住两晚上。虽然离家远,但是有工资补贴。爸爸每次回来要么带好吃的,要么带好玩的,而且每次一回来晚上必定能听见妈妈爆发式的叫床声。我也乐得能经常和妈妈一起睡,我的脚也越来越过分,能清楚感受到妈妈下面像个泥潭,可以让我的脚趾都放进去。
  慢慢的,夜里和妈妈睡觉时,也不再满足于脚趾的触碰,我每次都要骑着妈妈的大腿来挤压鸡巴,然后把微微勃起的鸡巴贴在妈妈大腿上面用力箍在,才觉得舒服。妈妈这时都是搂着我的脑袋,不做声地睡觉。任由我自己怎么搞。
  妈妈多数是穿着内裤上床,现在偶尔她洗完澡的时候会裸着进屋直接就睡了,以前只会和爸爸做爱以后才会裸睡。
  我写完作业,看电视妈妈就招呼我睡觉。她每次洗完澡,我再挤压她的大腿的时候,能听见她的呼吸有些紊乱,鼻息喷在我的头皮上。这时的我,从来还没有想要做爱的冲动。
  爸爸长期不能回家,在我软磨硬泡的功夫下,妈妈不再管我在哪里睡了,我就又赖在了妈妈床上。
 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三年,一直到我姐姐初中毕业,爸爸才升了职位调了回来。这三年里我发现身体的变化很大,尤其是我发现我的鸡巴慢慢变得越来越大了,妈妈帮我洗澡的时候,也不再洗它,都是让我自己洗了。经常性地它自己就硬挺挺的,不受控制。
  姐姐的变化也很大,胸部好像气球突然有一天就大了很多。晚上她站在卧室镜子前,双手托着胸颠来颠去自己欣赏的时候被我看到很多次,她见多了妈妈和我光着屁股睡觉的样子,当我是小孩,也不防备我。在我面前换卫生巾也是经常的。
  小学四年级那一年,我们搬到爸爸单位的新房子。搬家的好处是爸爸上班更近了,爸爸妈妈每天都能做爱了,姐姐不用走读,可以每天回家住了,我也转到了县城一所新的学校。相比老家的院子,楼房更紧凑了。两室一厅,很拥挤。爸爸建议姐姐住在学校里,姐姐住了一年学校宿舍早就住够了,哪里肯再回去。我们再次住进了一间屋,爸爸妈妈住在小卧室。我和姐姐在主卧,一人一个小床,中间没了高高的衣橱,换成一个学习桌。我们两边坐在床上都能利用。
  住进新房以后,爸爸每天回家,妈妈也放下了她以前的兼职,专心做起了家庭主妇。在家照看一年后就要高考的姐姐,还有面临升初中的我。我也再没和妈妈一起睡过。爸爸每天下班很早就回到家,也开始给我们做菜,原来爸爸在外面那几年锻炼以后,做菜的手艺比妈妈还要好很多了,只是以前都没有机会施展。
  房间小,隔音也没那么好,半夜里经常听见隔壁传来妈妈叫床的声音,还有床板受到压迫的尖锐声音。有时候楼上那家的两口子动作大了,我和姐姐都能听见他们床板吱呀吱呀的叫声,一般我们不会讨论这件事。
  有一次,我为了看电视,写作业推迟到比较晚,正在我挑灯夜战的时候,楼上又传来吱吱呀呀的声音,还有床头撞击墙壁的闷响,时快时慢。因为作业第二天要上交,我怕写不完,就让姐姐在旁边帮我算答案,算是作弊。这时候传来的声音扰乱了我们,姐姐说:“这才几点,就开始了!”
  我:“就是的,真烦人!”
  姐姐:“咱妈妈也烦人,吵的我睡不好,上课都打哈欠。”我不置可否。
  姐姐接着说:“下回再弄那么大声音,你过去敲门吧”
  我当表示不敢,姐姐“循循善诱”地说:“你要是去敲门,等你过生日我送你个好礼物。”想到下个月就是我的生日了,近在眼前的诱惑让我恶向胆边生。
  爸爸妈妈做爱的频率明显比楼上的高出很多,第二天晚上我和姐姐躺下很久也没听到隔壁有要做爱的迹象。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就听到隔壁传来了似有似无的撞击声,不是床板的吱吱呀呀,也不是妈妈高潮时的叫床声。姐姐也听到了,她轻声叫我,我坐了起来。
  姐姐从黑暗里向我招手,我翻滚下去溜到她的床边,小心翼翼听她说的啥。我也想不通,明明在自己房间,两个人都清醒着,我这么小心翼翼走路是为了防谁?这个声音不像平时的叫声,而且也没有床板的声音,但是从频率和妈妈偶尔的一两声来判断,确定是做爱无疑。
  姐姐再次用送礼物的诱惑怂恿我去敲门,我犹豫着要不要去,思考为了姐姐的空口承诺去冒险值不值。思考的当即我打了个冷战,姐姐看我穿一条内裤蹲在床边,她把被子掀开,搭在了我的身上,继续向我许之以利。
  我看见被子下面她侧躺着,下面是红白条纹的内裤,乳房没有了束缚,叠在一起,姐姐呼吸和说话的动作,带动它们互相挤压,乳头时隐时现。第一次这么近在咫尺,仿佛我张开嘴就能吃到嘴里,不由得我看愣了。一只手拧着我的耳朵把我提了起来,疼,但我不敢大声喊叫,只能随着站起来。
  姐姐坐在床上,一只手挡在前胸,似笑不笑怒视着我:“天天看!又不是没见过,还要趴上去看吗!”我灰溜溜认输投降,说我马上就去。
  我到了门口打开门,妈妈的哼哼呀呀的声音立时传了进来,姐姐笑着冲我猛挥手,让我出去。随着她挥手,胸前大白兔也晃晃悠悠,似是在鼓励我一样。
  我轻手轻脚走到妈妈的门前,贴近门板能清晰听见说话的内容,爸爸:“这样是不是更深一点?”
  妈妈:“嗯……深……就是……有点疼……你……你小点使劲,……啊!~……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  爸爸:“这样呢?”
  妈妈:“啊~……哦!~不行!太深了!还是上床吧……呼~……啊~~……停……一下,我歇一下”
  爸爸:“他们都说这样能让女人舒服,看来真不假。以前都不知道啊。”
  妈妈:“你的这个长的这么大,用不着这些花里胡哨的”
  爸爸:“不想让你舒服一点吗。看你天天太辛苦了,犒劳你。”
  妈妈:“你别让我舔它就行了,太大了,实在吃不进去”
  爸爸:“来,我再日一会,过过瘾。”
  妈妈:“你小点劲哈,我怕疼。”
  爸爸:“我注意点,你难受就告诉我。这样行不?我进来了?”
  妈妈:“嗯……慢点,有点干了。哦~……这样舒服。摸我奶子,嗯!对……啊~~我想死了算了。太舒服了,你日的我太舒服了。哦~……”
  接着听见啪啪啪的快速撞击声音,爸爸:“丫头~我射了!”
  妈妈:“啊~射吧。给我,啊~……”
  啪啪啪啪~~“哼!~哦……”
  妈妈:“啊~……你日死我了”
  接下来听见戚戚促促的声音,几不可闻的呢喃话语。我努力把耳朵贴近了也听不清。然后听见有脚步声靠近,我以为妈妈要出来。吓得我赶紧往回跑,一转身撞到了身后的姐姐身上,她一个趔趄打翻了饭桌上一个盘子,清脆的碎裂声想起来。我和姐姐双双愣住一秒钟,反应过来我俩想往回跑,妈妈在屋里喊了一声:“怎么回事啊?是不是进猫了?”爸爸:“又不是老家里,哪有野猫。”
  姐姐不愧是姐姐:“哦!妈我上厕所,没注意打了一个盘子。”
  妈妈:“哦没事,你别冻着了,回去睡觉吧,一会我给收拾。”
  我和姐姐回到房间,各自进了被窝。姐姐见我出去好半天一直没动静,只是偶尔听见一两声妈妈的叫声。想出去看一看,又怕被发现了。一直等到隔壁没了动静她才出来看见我趴在那里。我说听见爸爸妈妈的对话了,各种情节讲给她听,突然门口响起了妈妈的声音:“还不睡觉,干嘛呢你俩?”
  我登时缩进被窝不敢出气了。姐姐也没再说话。过了几分钟,听见妈妈收拾完垃圾,进了房间。姐姐又轻声喊我:“他们还说啥了?”
  我不想再讲了,我就睡在门口旁边,有点声音就能被妈妈听见。姐姐又向我招手,让我过去。她大方地让我进了她的被窝,挤在一起,我刚才在外面冻了许久,自己还没暖起来,现在抱着她感觉暖和了很多。我把听到的内容添油加醋给她讲了一遍,包括妈妈说的各种粗糙字眼。我甚至还给加入了些许的情节,还有我想象的姿势,看来我从那时起就有写小说的潜质了。
  我讲得风生水起,姐姐听得如痴如醉。完全不在乎我正在四处揩油的手。她平躺,我侧躺,一条胳膊挤在我俩中间动弹不得,另一条放在她腿上,讲话的时候,游走到了腹部,直到胸部。我一边回忆爸爸妈妈的对话,一边给姐姐讲故事。一双腿也慢慢骑在了姐姐的大腿上,鸡巴隔着内裤挤压她的大腿。
  姐姐也许是没察觉,也可能是默许我这么做。我挤压摩擦了一会,觉得不尽兴,鸡巴在内裤里不得释放很难受。我离开妈妈的床也有几年了,一直没在这样做过,刚想脱掉内裤继续下去。姐姐突然动手拉住我的手,说:“别脱,就这样吧”
  我听她的没有脱下,继续搂着,摸着胸,睡着了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姐姐叫醒,发现我还压在她身上。她让我回到自己床上,怕早晨被妈妈看到。我梦游一样回到自己被窝,凉透了的被窝让我清醒了一些,回想着刚才和姐姐做的那些。突然感觉姐姐待我真好。
  白天我们上课,放学一切如常。只是晚上,每次听见隔壁的声响,姐姐都让我去偷听,然后回来讲给她听。我在讲故事的过程中,越来越会不着痕迹地添加一些暗示的话语,本来爸爸和妈妈说的粗口就不少,在我的转述里,他们说的话更粗糙,更能让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兴奋。
  我讲故事的时候,除了她的内裤里面不让碰,其余都可以随处摸。我也慢慢从隔着内裤磨蹭大腿变成直接磨蹭。我脱下内裤的时候,鸡巴早就勃起挺立,那时候我阴毛初现,鸡巴细长白嫩,龟头也还是没有见过世面,单纯的骑着大腿挤压,小幅度磨磨蹭蹭,也没有射精。
  那年暑假,我在一次尿尿的时候,大概是撸包皮用力大了一点,龟头第一次见到天日,我用手触碰龟头,又酥又痒,异常刺激。继续往下用力,在龟头边缘突然出现了裂口,裂口里看不清是什么脏东西,但是我确定里面不是肉也不是人体该有的构造。裂口慢慢变大,好像整个龟头要掉下来。我不敢再用力,吓坏了,从卫生间出来站在门口不敢动,哇哇大哭。妈妈扔下手里的菜跑来看我,问我咋了。我不知道怎么说,只是指着自己下体哭喊着:“它坏了,要掉了~”
  妈妈顺着我手指去看,不知问题出在哪。姐姐在房间出来,一看我这样,脸红着回到了屋里。我妈仔细看了看,还是不知道哪里有问题。急的拍打我的肩膀,问我:“你哪里疼啊!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!”我强制镇定了下来,一边抽泣一边把裂口的位置指给妈妈说:“它要断了,要掉下来了,怎么办。”
  这时姐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旁,竟然大大方方和妈妈一起观察起来。妈妈看了我说的地方。伸手托起我的鸡巴,一只手轻轻拉着包皮,问我:“这样疼吗?”我这才发现从头到尾鸡巴都没疼过,只是我看到裂缝吓到而已。妈妈捏着它稍微一拉,裂口迅速沿着龟头一圈打开,里面掉下来一条包皮垢,粉嫩的龟头完全暴露在妈妈、姐姐和我的眼中。龟头在空气中有点受刺激,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  我看着它愣愣的,这才发现,以前看到的妈妈口中吞吞吐吐的大蘑菇一样的龟头就这这个样子,只是我的属于迷你版。妈妈冲姐姐说:“行了,别看了,你弟弟长大了。以后你也注意点。”姐姐冲我狐媚一笑,回了房间。妈妈拉我进卫生间,一边接水一边笑着跟我讲:“以后你就是大孩子了,不能一遇到事就哭了。多丢人啊!”
  我还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,无法回答妈妈的话和动作。妈妈把水盆放下,让我脱了短裤坐在凳子上,她又去提来热水兑了半盆温水。伸手托着我刚刚经历坎坷的鸡巴,慢慢冲洗起来,龟头第一次见人,特别敏感。即使妈妈动作非常轻柔。洗完以后。妈妈让我穿好衣服。此时就告一段落了,但是被姐姐看到看全过程。她拿这件事笑话了我十几年。
【完】